欢迎您:游客!请先 登录注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家族字辈通谱 地方姓氏论坛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付款方式 友情链接
   →毫州涡阳单集与山东单县的历史渊源

 您是本帖第 800 个阅读者 

推荐帖子 锁定帖子 设置固顶 设置精华

主题:涡阳单集与山东单县的历史渊源

admin   楼主 2015/3/3 11:27:30



等级:
帖子:41955
注册:2011/8/26 13:00:49

涡阳单集与山东单县的历史渊源

01300000044935120238919726328

单县古称单父,是上古先贤单卷曾隐居生活的地方。《路史》谓单父为“帝舜师单卷所居,故称单父。”

涡阳县城东三十二里也有一个古老的村庄,名字叫单集村。相传很久以前,此村曾是单卷隐居及其家眷居住的地方,并且与山东单县有一定的历史渊源。

据《单县文史资料》记载:单县历史悠久,文化灿烂,素有“民殷物阜,人文之乡”的称誉。单卷生活在舜帝时期,又名善卷,是原始社会后期东方夷族中较有影响的氏族部落首领,很受舜帝尊崇,人们尊称他为“单父”。他和他的氏族过着“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半农半牧生活。舜看他很有德才,想把天下给他。他不受,便开始隐居生活。 关于单父甘愿隐居的事,《庄子·让王》中记载有他的观点,他说:“余立于宇宙之中,冬衣皮毛,夏衣葛稀,春耕种,形足以劳动,秋收敛,身足以休食,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逍遥于天地之间而心意自得,吾何以天下为哉!悲夫子之不知雨也!”由此可以看出,善卷追求的是一种“逍遥于天地之间而心意自得”的自由和谐生活,而不愿为王位所累过着受束缚不自由的生活。

据考:单卷一生隐居并非一地。《郓志》载:单卷为郓城人。《广舆记》则说单卷为湖南武陵人,居柱诸。今江苏宜兴县有螺岩山,螺岩山有单卷洞,也说是单卷隐居处。 然而,涡阳县城东三十二里也有一个古老的村庄,名字叫单集村。相传很久以前,此村曾是单卷隐居及其家眷居住的地方,并且与山东单县有历史渊源。

单集村,古称“善家村”或 “善村集”。《亳州府志》说:“善家村,蒙城县西五十里。”《涡阳县志》说:“善村集,在城东三十二里,有单氏后裔。”《单集林场志》记载:“单集者,据考历史悠久,本阐姓为大户,年深日久,由于天灾战乱人祸,阐姓已灭迹绝后。村西北有阐家林,根据周围的土丘,有任大户、郑大户、陈庄户、郭庄户、胡宅子、黄庄户、李庄户等等之称,由此可以想见当年集市的繁荣。”

关于“本阐姓为大户”,就是指上古先贤单卷家眷(《现代汉语词典》:阐同“单”或 “善”,读“善”[shàn]) 。他们长期隐居,击壤而歌,开启民智,淳朴的民风孕育着中华道家文化,滋养“逍遥天地之间”“上善若水”的哲学理念,把道家善行思想融入现实生活中去,造就涡河一方和谐共生的现代人类与自然的历史人文。而流传在涡河岸边《击壤歌》:“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这首民谣描绘的就是上古时代的太平盛世,人们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它反映了农耕文化的显著特点,是劳动人民自食其力的自由生活的真实写照。单卷这种以人为本的和谐自由思想对后世产生重大影响,与我们所倡导的善德文化是一脉相承的。而这“当年集市的繁荣” “年深日久”,“由于天灾战乱人祸”,致使“阐姓已灭迹绝后”的原因,无不是对一段段鲜活历史的诠释和解读。

相传,舜帝时期,单卷不愿为官,从山东单县携家眷来到此地,自食其力,过着农牧耕作的日子,生活十分幸福快乐。因舜帝派人到处寻找他,被迫离开,后再未返回。舜帝十分无奈,只好让其后人安居乐业在涡阳这方厚土,并赐名为“单家村”。单家村即“单卷家眷后人之意”。因单卷家眷后人推崇至善,故又名“善家村”。这“善家村”,既是意取“单卷”姓氏的谐音,又是对单卷先贤、家眷及其后人的赞许。其“慈爱”、“节俭”“不为天下先”“大爱大善”的处世,感染周边的人们。久之成集,故又称“善村集”, 后被“单集村”所取代。

在这个古老的单集村,有一条古老的河流,名字叫青羊沟。青羊沟,直贯南北,把此村一为二,沟西为单西村,沟东为单东村。无论单东村还是单西村都归属单卷后人。据传,此沟因单卷后人丢失的青羊而得名。单卷后人,以养羊贴补家用。突然,一天丢失一只青羊和一只白羊,于是四处寻找。后有人说:“看见两只羊打架十分激烈,斗了几回合,便沿着村庄的路彼此追撵,后来不见踪影。”单卷后人不信,随之来到此处,果然看见鲜亮的羊屎蛋子伴着深浅不一的羊蹄印记。突然,看见深深浅浅的蹄印化作清澈的溪流,羊屎散落其中成为水草虾鱼,南入妩媚的涡河,北入蜿蜒的苞河。单卷后人不顾水势,分头追寻,见入涡河处水势激扬,而入苞河处浪花飞溅三尺。他们追到苞河不远处,两羊气势凶猛,至老子炼丹处,酣然大睡的老聃被惊醒。老聃看青羊追赶白羊,急忙起身拦截,不料它们乖乖睡倒在地,顿化青白两龙,钻入土层。自此,涡阳境内出现两条主要的河流,这就青羊沟和白羊沟。于是,在涡阳单集村,就有了“青羊撵白羊十万八千长”的美丽传说。

西汉初年,在这古老的单集村,还流传一段行侠仗义的故事。这故事与山东单县有关。公元前209年,刘邦为响应陈胜吴广起义,率领萧何、樊哙杀了州官,举起反秦的大旗,后牵连吕氏家族。而吕雉亲戚单亮,也随吕氏家族关押大牢。在大牢中,单亮配合刘邦好友任熬,想法救出吕雉,不料被狱卒发现,惨遭杀害。不久任熬把吕雉救出,便设法把单亮尸首带出监狱,携其家眷逃亡到涡阳单家村。单卷后裔得知单亮是同族,就帮任熬把善亮尸首安葬在村西,并收留单亮家眷。 公元前202年,刘邦当上皇帝,吕雉被封为后。吕雉从任熬口中得知单亮下落,就大赏单亮家眷,把义女华云嫁给单亮长子单民,赐为“刘姓”。然后,加封单亮部下任、郑、陈、黄等姓氏,护卫单亮家眷长久居住此地。单亮家眷十分感恩,遂在村西建观音庙祈祷国泰民安,在村东建任熬庙,在村东半里建“太山庙”,以示单家村与山东单县为同族,均是上古先贤单卷的后裔。

时光流转,元末明初时,明太祖朱元璋为攻打天下,从家乡凤阳出发,率军征战中原,后得胜返回凤阳老家的途中,见此地庙宇很多,集市繁荣,不禁驻军下来。朱元璋贫苦出身,自幼在庙中长大。他来到太山庙前,得知:当年任熬、单亮为刘邦大汉江山如此行侠仗义,原来这单家村单姓人家就是上古单卷之后,深为感动,不禁潸然泪下。登基坐殿的第二年,就命令地方官员重修单家村庙宇。只可惜,任熬庙和太山庙的读音,被当地官兵听错,待上报给朱元璋后:“任熬庙”写作成了“任小庙”,而“太山庙”却被“泰山庙”取代了。庙建成后,朱元璋再度到此,一看非常气恼,要下令斩那官员,并灭门九族。单姓族人就竭力谏劝。朱元璋因感动单姓族人大善大仁,于是就免除那官员罪过。

涡阳单姓晚清遭灭顶灾

而到清朝咸丰年间,清政府为镇压捻军起义领袖张乐行,途经此处,得知这单集村竟是农民领袖的敬重之地,十分惶恐和惧怕,便派人连夜把单姓家眷全部抓来杀掉,并把尸首都丢进青羊沟。青羊沟鲜血染红清澈的水流,苦难的单集村人,把尸体捞起掩埋。从此单集村西单家林,就永远成了单姓的祖坟。而当时,幸存下来的单氏大姓纷纷迁移。其中部分迁到涡阳蒙关城边居住,还有极少幸存者被迫改姓或迁居他乡。所以现在,涡阳单集村单姓全无而以刘姓居多。

虽然如此,而现在的涡阳蒙关也和涡阳单集一样以刘姓居多,而单姓仅十来户,人口约百人。据附近村庄蒙关七十六岁的村民单茂盛老人回忆说,“代代相传,祖上确实是在清同治年间(大约公元1864年),从城东单集迁来,并与山东单县单氏同族。”清末迁居涡阳蒙关祖先坟依然在,坟很大,解放前祖坟前有石香炉、石桌,石椅等,解放后石香炉、石桌,石椅等被砸毁。同时,作为善卷后裔的单茂盛,他还告诉我们,说:“只可惜,涡阳单集村早无单姓!”

由此可见,他们也和单集村的人们一样,仍没忘记:涡阳单集村曾是上古先贤单卷后裔居住地,与山东单县有渊源!

来源:中国亳州网




编辑 删除



本站信息仅供参考      转载本站信息请注明原文出处及转载自宗亲会网站 

联系qq:465430164 

    Copyright (C) 2005-2017     29hui      All rights reserved.

 

颜氏家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