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游客!请先 登录注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家族字辈通谱 地方姓氏论坛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付款方式 友情链接
   →许昌驳“葛天氏故里在宁陵”说

 您是本帖第 376 个阅读者 

推荐帖子 锁定帖子 设置固顶 设置精华

主题:驳“葛天氏故里在宁陵”说

admin   楼主 2016/1/8 8:21:07



等级:
帖子:41955
注册:2011/8/26 13:00:49

驳“葛天氏故里在宁陵”说

葛天氏同上古之燧人氏、有巢氏、神农氏、伏羲氏等一样,是我国上古之氏族首领。葛天氏之治,“不言而信,不化而行”,是上古理想的和谐社会。而葛天氏最为后人称道的是“葛天氏之乐”,即《吕氏春秋•古乐》所载:“昔葛天氏之乐,三人操牛尾,投足以歌八阙:一曰载民,二曰玄鸟,三曰遂草木,四曰奋五谷,五曰敬天常,六曰建帝功,七曰依地德,八曰总禽兽之极”。葛天氏也因此而被后人尊为“乐神”和中国音乐舞蹈之祖。
    长葛市也因文献中的“长葛为葛天氏之墟”等记载、石固遗址的考古发掘和大量的民间传说所构成的“长葛葛天氏文化”而在2007年被河南省人民政府列入河南省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但宁陵的一些朋友和史学界的一些专家仍在坚持其“葛天氏与葛伯活动的地望当在今河南省宁陵县;河南省长葛、修武等地当是葛伯国后裔的迁徙之地。”的说法。
    其论据主要是关于“葛伯”的记载。有人著文说:虞舜时期,大禹为司空,受命治水,让颛顼的后裔伯益当他的助手辅佐治水,负责技术工作,相当于现在的水利部部长。伯益跟随大禹治水13年,左准绳,右规矩,定山川,图博物,察民俗,著有《山海经》18篇。因治水有功,禹晚年把就伯益定为自己的接班人,欲效尧舜禅让之例让位给他。禹去世后,伯益却谦让不就,避于箕山。于是大禹的儿子启继位,建立了中国第一个世袭奴隶制政权夏朝。夏朝建立后,启也不亏待元老伯益,特封他的的大儿子若木为徐伯、二儿子飞廉(一作大廉)为葛伯(伯是一种爵位。中国古代分为公、侯、伯、子、男五等,伯是第三等),此为葛被封国之始。
    对于葛国在宁陵之说,我们和长葛的史志圈内的人并无异议,所不同者是葛伯和葛国并不等同于葛天氏。
    让我们梳理下葛伯的世系:《通志》载:“葛伯:伯爵,嬴姓。《汉书地理志注》和《说文解字》记少皞氏为嬴姓。嬴即燕的异字,且又同音,故嬴即燕。少皞氏初以燕(玄鸟)为图腾,故成为嬴姓的始祖。那么少皞氏又由何来?少昊,昊又作“皞”、“皓”、“颢”,为黄帝之子,生于穷桑。而黄帝呢?黄帝乃中国远古时期部落联盟首领。居轩辕之丘(在今河南新郑西北,有争议),故号轩辕氏,出生、创业和建都于有熊(今河南新郑),故亦称有熊氏。与新郑相邻的长葛,其远祖葛天氏此时已因“思永”葛天氏“之泽”而叫作“长葛”了!据郭宪周先生考证,葛天氏“在五帝时期,成为黄帝有熊氏部落联盟的组成部分。据汉代学问家刘向《世本》记载: (见清代雷学琪校辑本)熊氏部落联盟中有“詹葛氏”,长葛的“长”音zhǎng,后来读cháng者多了,遂变成了“长”  (cháng)。长(zhǎng)与詹音近。”其实,“詹葛氏”也就是长葛氏!
    由此可见,伯益的远祖是黄帝本人,而仍在原地生息的葛天氏的后裔詹葛氏是黄帝所领导的部落联盟里的一个部落,葛天氏并没有离开原地——今长葛,伯益同葛天氏也挂不上边儿。
    我们这里所说的只是文字记载,地下考古发掘又怎样呢?持“宁陵说”的朋友所依据的是宁陵丁堌堆龙山文化遗址。该遗址面积约4500平方米。1978年,中国社会科学院洛阳考古所的支洪远曾率领文物考察队在此进行勘探、考察。从考古专家在遗址中发掘到的大量陶片、器物可以看出,因其主要特征具有龙山文化性质,所以可认为是早期龙山文化。
    宁陵县文物馆馆长王文霞曾说:从丁堌堆龙山文化遗址发掘出土的龙山文化证明,这里4000多年前就已经有人类居住,而且是个人口比较集中、具有相当规模手工业作坊的地方,这是目前宁陵县发现最早的古文化遗址。2002年定为商丘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我们不仅要问:“宁陵县发现最早的古文化遗址”也不过才4000年,处于夏朝之初,这与远在六七千年前的葛天氏怎么能联系在一起呢?
    那么长葛呢?长葛的石固遗址总面积105,000平方米。从1978年9月12日开始发掘,到1980年11月结束,历时3年,共发掘面积2145平方米。遗址发现裴李岗和仰韶房基7处,灰坑282个(先民用过的灶、灰、碳的遗存),墓葬96座。出土了石、陶、单孔骨笛、蚌、骨针和铜等器物11,800件。其中以裴李岗文化遗存最丰富,典型器物有石磨盘、石磨棒、石斧、石铲、石镰、石锛等,圆底陶壶、平底壶、三足壶、三足钵、三足鼎、附加堆纹和坑点纹三足钵、剑口钵、折肩壶等;陶环、陶纺轮、石弹丸、陶弹丸、镰齿石链和房基柱礅,烧土墙面等。从石固遗址出土的器物,经碳14测定,距今已有约4500~7400年的历史。
    1979年3月,在一个5×10的发掘坑内,出土了一件经过人工加工的单孔乐器,当时发掘队长郭天锁和其他两位馆员就断定是一个单孔骨笛,是原始人类发明的一种乐器。这个消息向省考古专家安金槐作了汇报。当天下午,安教授乘车来到发掘现场进行了鉴定,确定是一支远古葛天氏时期的一种乐器。在《中国通史》中就载有中国音乐产生在新石器时代。骨笛的出土,为古今公认葛天氏是音乐始祖提供了证据。
    在现场的人们还进行了试吹,只有一个孔的骨笛,用气大小,所产生的声音不一样,用手捂笛孔面积的多少,发出的声音也不一样。后来,原省考古研究所杨肇清研究员在整理资料时也确认:“单孔骨笛是最原始的乐器,是葛天氏时期发明乐器歌舞的佐证。”
    全国知名历史学家和研究人员,根据史书的记载和广为民间的传说进行了论证,葛天氏部落,是远古时期黄河中下游最大的原始部落群,它的中心活动位置应该在许昌以北,禹州东北,新郑以南,长葛以西。虽然经过几十年的探索、研究和论证,但具体位置尚未确定。石固遗址的发掘,出土文物之多,涵盖内容之广,年代之久远,特别是单孔骨笛的出土,让历史考古学家非常确切地认为,石固遗址周边,就是乐神葛天氏的主要活动范围,而石固就是当时的所谓“都城”。这也为葛天氏故里在长葛提供了有力的实物证据。由于其在考古学上重要性,2006年石固遗址被列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第二个考古发现是具茨山岩画(长葛市陉山部分)。2008年发现,为凹穴类岩画。经走访当地群众,这些“凹穴类”岩画还流传着一些传说,传说葛天氏曾在此举行祭祀活动,这些“凹穴”在祭祀时敲击可发出音乐声,“凹穴”大小、深浅不同,敲击时会发出不同的声音,从而组成一定的韵律,这些传说形象地再现了乐神葛天氏“操牛尾,歌八阕”的情景。2009年具茨山岩画(长葛市陉山部分)被增补为河南省第五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当然,传说不可作为“长葛为葛天氏之墟”之实证,但至少可以证明在上古时期长葛一带曾有葛天氏或其它什么部落的人们在生息,这比宁陵的最早的古文化遗址——4000年前的丁堌堆龙山文化遗址所证明的古人的生息要早上几千年吧?至少证明了有葛天氏生息的可能吧!而宁陵的最早的古文化遗址能证明什么呢?只能证明绝对不可能有葛天氏这样的先民活动过!
    从史书记载来讲,葛天氏故里在长葛从长葛的志书上都有记载:
    1、清康熙年何鼎、清乾隆年阮景咸撰写的《长葛县志》均载“长葛为古葛天氏之墟,其得名实始见于春秋,迄至于今盖已两千余岁矣”;
    2、(民国十九年)长葛县志在《重修长葛县志序》中记载:“长葛为古葛天氏之墟,其得名实始见于春秋,迄至于今日,盖已两千有余岁矣”。并在注释中注释“【葛天氏】传说中的远古帝号,在伏羲之前,其治“不言而自信,不化而自行”,是古人理想中的自然淳朴之世。在沿革中记载:“长葛,盖葛天氏故址也,后人思永其泽,故名曰长葛。见旧志”。
    3、1990年的新志《概述》中记载:“长葛,相传为上古葛天氏故址。据考古发现境内有多处裴李岗文化遗址,早在7000多年以前的新石器时代早期,先民已在这里繁衍生息,从事畜牧、农耕等生产活动。”
    宋初的碑刻记载更为明确
    2012年阴历三月初的一天,长葛市坡胡镇海子李村的李成义在村南边李天中家门口的路边上,无意中发现了一通断碑,没有碑帽,约一米三长,六七十公分宽。因为近几年关注葛天氏的人越来越多,加上自小就对葛天氏比较感兴趣,李成义赶紧叫来原村支书李新木,将石碑搬到了李新木家的工厂中。
 

 

《重记葛天老祖圣殿》发现者李成义(左二)与李皮套(该村时任党支部书记、左一)李中学、路志纯等在发现处合影

    经辨认,此碑名为《重记葛天老祖圣殿》,碑文如下:“自夏商周设老祖祠以祀先祖,宣葛天老祖德裔。昔葛,川地,邑氏族于川东,望平纪纲。民三伏于川,久居川泉,川绕重葛,水虫尽跃。怀德于八阙,舞平唱足。葛麻为羞,腾依敝掩,养息纪民。黄帝传尧舜至禹,设老祖地,以戴民敬念。逢葛开,以礼祀,诸侯王皆从。自文帝三月初六大祀,其十里,文武徒行,以示诚德,曰长葛邑民皆老祖之裔。大宋开宝元年(公元986年)花春记。”
    这块碑的碑文明确记载,自夏商周就已在这里“设老祖祠”,祭祀葛天氏老祖了!即便宋时的人对“夏商周”,不可能目睹,但作为今天的我们却是目睹着“大宋开宝元年(公元986年)”的《重记葛天老祖圣殿》碑!

碑名部分,可见“重记葛天老祖圣殿”字样
 
碑文落款部分可见:“大宋开宝元年”字样
    名人传记的考证:《白居易集》卷六十九,是唐代大诗人白居易在其晚年所写自述诗《不出门》,在该诗中白居易说自己是“葛天之遗民”,经考证,白居易之外祖父陈润为东汉颍川太丘长陈寔之23代孙,陈朝武帝霸先之7代孙。这样的文字记载早于明正德十二年车明理撰写、清乾隆十二年阮景咸撰写的《长葛县志》千年左右,更加印证了“长葛,盖葛天氏故址也”的志书记载。
    而查看宁陵县志发现:
    1、清.宣统三年的县志没有关于葛天氏的记载;
    2、1992年的宁陵县志才在概况(二)中有“上古时期我们的祖先葛天氏部族就在这块土地上休养生息”的表述。后在大事记中是这样表述的,“夏(约公元前21世纪—前16世纪)葛天氏部族在此定居。”
    从1992年的宁陵县志记载来看,宁陵县生造、篡改历史文献,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一个地方的志书就相当于一个家族的大族谱,篡改家谱的行为被指为不肖子孙,而“生造、篡改”志书的行为该是什么呢?
    有学者指出:“葛天氏是葛天氏,葛伯国是葛伯国,二者不能混谈,混谈了就不好了,为什么总是将这两个相差几千年的事联系在一起呢?这就不能不说是有所企图了。”望宁陵的一些朋友和史学界的一些专家自重!
    2012年12月1日--2日由中国先秦史学会、黄河文化研究会、中共长葛市委、长葛市人民政府主办,河南省社会科学院历时与考古研究所、中共长葛市委宣传部承办的“葛天氏与上古文明学术研讨会”在郑州与长葛隆重举行,来自省内外的知名专家学者、地方各界人士、新闻媒体记者及有关人士等100余人参加了会议。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曹定云认为,葛天氏之所以负盛名,缘于两大功绩:一是创造“葛天草屋”,解决人们遮风挡雨避寒的问题;二是发明了音乐。长葛石固遗址的考古发掘可提供“物证”。
    关于石固遗址出土的两件镂孔管形骨器,河南省社会科学院原考古所所长、研究员马世之先生说:这样的骨笛可以吹奏出美妙的曲子,由于有了骨笛这样的古老乐器,自然能够演奏操牛尾而歌八阕的葛天氏之乐,甚至可以呈现出:“千人唱,万人和山陵为之震动,川谷为之荡波”的壮观场面。长葛石固遗址的重要考古发现,极大的开扩了人们的视野,并为葛天氏的传说找到了考古学的支撑。
    中华伏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陕西历史博物馆研究馆员,陕西省文史研究馆研究员.杨东晨先生指出:从政区沿革,地理环境,古国及葛姓起源等方面进行考证,认为今河南长葛市,应为葛皇的故里和创始乐舞《葛天氏之乐》的圣地,因而长葛市可称为“葛皇故里”,又可誉称为“中国歌舞之乡”。全国各地葛姓家族或宗族的形成,均与葛天氏之裔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总原地是葛皇故里“长葛市”。
    在谈到“葛天氏、葛国、葛天氏之乐考辨时,河南省社会科学院历史与考古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李玲玲指出:葛天氏、赢姓古葛国是否有联系仍缺乏充足的证据。从(宋)郑樵撰《通志》卷三十记载的葛姓三个来源来看,葛天氏和赢姓的古葛国应该是各自独立发展,为葛姓的两个独立来源,所以二者的地望、活动地应该是有所区别的,不能混为一谈。
    中国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中国先秦史学会副会长宫长为《考古发现与葛天氏文化的传承——兼谈“三重证据法”的问题》认为,史学研究在重视“地下材料”补充和印证“地上材料”之外,还应当注意地面上有关文化的遗存或遗迹,包括相关的民间传说等在内,把历史文献、考古材料和相关的文物资料三者有机地结合起来,即所谓的“三重证据法”。 葛天氏文化或曰葛天文化相关的遗存或遗迹,表现出四个基本特征:即有城、有陵、有山、有藤。城,可以是葛城遗址,也可以是葛天氏之墟;陵,可以是葛天氏陵,也可以是葛母洞;山,为葛山;藤,为葛藤,它们构成了葛天氏文化或曰葛天文化的几个物质文化要素。石固遗址的发现和研究,更加有力地说明了这个问题,而从“葛藤”到“葛乐”,即从物质文明到精神文明,构成了葛天氏文化或曰葛天文化的全部内容。
    以上文献和史料记载以及专家学者的论述,阐释了葛天氏被尊为“音乐鼻祖”和“乐神”的历史渊源,论证了长葛因葛天氏而成为中华乐舞的发祥地,并为长葛因葛天氏得名找到了依据。
    长葛是葛天氏之墟,是无可辩驳的!

来源:葛天文化网

 




编辑 删除



本站信息仅供参考      转载本站信息请注明原文出处及转载自宗亲会网站 

联系qq:465430164 

    Copyright (C) 2005-2017     29hui      All rights reserved.

 

颜氏家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