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游客!请先 登录注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家族字辈通谱 地方姓氏论坛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付款方式 友情链接
   →唐山伯夷叔齐传说的文化价值阐释

 您是本帖第 486 个阅读者 

推荐帖子 锁定帖子 设置固顶 设置精华

主题:伯夷叔齐传说的文化价值阐释

admin   楼主 2017/2/28 13:54:59



等级:
帖子:42002
注册:2011/8/26 13:00:49

伯夷叔齐传说的文化价值阐释

   王 芳   李强华

    【摘要】伯夷叔齐的历史传说,从产生到当前作为河北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在流传的过程中内涵越来越丰富,在不同的著作中出现,承载了不同的文化意义。文章通过对《论语》中相关章句及阐释进行综合分析,力求还原《论语》伯夷叔齐所体现的文化价值,以更好地探讨伯夷叔齐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意义。 

    【关键词】伯夷叔齐    《论语》语境    文化价值

    【中图分类号】I2                          【文献标识码】A

    伯夷叔齐在《论语》中出现了四次,有的是在对话中,有的只是一句简单的评价,在不同的语境中,这些内容所承载的文化内涵也各不相同。

    本文通过综合分析朱熹《论语集注》、杨伯峻《论语译注》、南怀瑾《论语别裁》、钱穆《论语新解》等相关的阐释以及《论语》中相关的章节,尽量还原《论语》中对话语境,从而真正地了解孔子对于伯夷叔齐的评价,探讨其中蕴含的文化价值。 

    坚持政治理想的耿介、清高

    《论语·公冶长》篇,子曰:“伯夷、叔齐不念旧恶,怨是用希”①。各家对于这句的注释和阐释各不相同,各有侧重,具体的事件大家都没有过多的评价,肯定更多的是伯夷叔齐耿介或者清高的人格魅力。

    杨伯峻《论语译注》在这章注释里概述了伯夷叔齐的故事,并把这句翻译为:“伯夷、叔齐这两兄弟不记念过去的仇恨,别人对他们的怨恨也就很少。”②

    朱熹《论语集注》注释这章时引用了孟子的话进行阐释,“不立于恶人之朝,不与恶人言。与乡人立,其冠不正,望望然去之,若将浼焉。”③朱熹以此来证明自己的观点:“其介如此,宜若无所容矣,然其所恶之人,能改即止,故人亦不甚怨之也。”④朱熹认为伯夷叔齐的态度体现了他们耿介的人格魅力,不是为了利益的纷争,只是为了自己的道德理想。朱熹《论语集注》对这章的注释还引用程子的话:“不念旧恶,此清者之量。”⑤并且程子认为伯夷叔齐的心,唯有孔子能真正懂得。“清”的涵义,翻译为“清高”。程子肯定了伯夷叔齐清高的人格魅力。

    《论语·公冶长》中孔子与子张探讨陈文子的时候,曾评价陈文子“清矣”。陈文子在崔杼杀死齐国国君的时候,放弃了自己的财产,离开了齐国,到了另一个国家看到同样的情况,陈文子还是离开了。对于这种行为,孔子认为“清矣”,但是在子张问“仁矣乎?”孔子认为“未知,焉得仁?”⑥“仁”在孔子的思想中是最高的道德标准,在《论语》中,孔子很少在评价人物的时候,轻易地用“仁”来评价。在这段对话中,孔子肯定了陈文子清高的品质,却认为他没有达到仁。同样的,“清者之量”中的“清”与孔子评价陈文子的行为是一致的,符合孔子对于伯夷叔齐在扣马而谏之后隐居首阳山的行为评价。

    南怀瑾《论语别裁》对这章的阐释引申了现实的涵义认为孔子是针对自己在鲁国做司寇时的政治恩怨所发的感叹。

    钱穆《论语新解》对这章的阐释认为伯夷叔齐能做到心清明无滞碍,如孔子不怨天不尤人,虽然这个世道没有合乎自己理想的国君,但是可以做到无所怨。钱穆先生认为子贡、司马迁都问伯夷叔齐有无怨念,而孔子认为他们是没有怨念的,这正是“圣人之知人,即圣人之所以明道。”⑦钱穆先生对于这句的翻译是:“伯夷叔齐能不记念外面一切已往的恶事,所以他们心上亦少有怨。”⑧

    以上各家阐释的角度不同,但在观念上或者说价值内涵上是彼此相通的。首先,肯定伯夷叔齐耿介的品质,不与同自己观念不同的统治者合作,但是并不去怨恨别人,别人也会对他们宽容。其次,对伯夷叔齐清明品质的肯定,前往周朝追寻周文王的脚步,但是却遇到了武王伐纣。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离开,通过离开来坚守自己的理想。这一点与孔子曾经评价过的陈文子是一致的,所以程子才可能认为“二子之心,非夫子孰能知之?”⑨最后,在这种评价中蕴含了孔子自己的一种情绪,是对自己的劝慰,保持“心清明无滞碍”,坚定地追求自己的理想。

    笔者认为这章内容,孔子主要是通过对伯夷叔齐的评价,希望自己的学生从他们身上学习处世态度,坚持地追求自己的政治理想,即使不能实现,也不要怨天尤人,充分体现了伯夷叔齐耿介、清高的人格魅力,因此解释为不记念别人的恶行,心无怨念更为合适。

    坚持道义的仁心、仁道

    《论语·述而》冉有曰:“夫子为为君乎?”子贡曰:“诺。吾将问之。”入,曰:“伯夷、叔齐何人也?”曰:“古之贤人也。”曰:“怨乎?”曰:“求仁而得仁,又何怨。”出,曰:“夫子不为也。”⑩这章是子贡和冉有想知道孔子对于卫国国君辄拒绝接纳他的父亲蒯聩入国的态度。首先这个问题本身是孔子的学生为了遵循礼,没有直接问孔子对于卫君的态度,没有把孔子陷入为难的境地。从结果而言,子贡了解到了孔子对于卫君做事的态度,方法和途径是通过对伯夷叔齐的评价。这种评价体现了孔子的价值观,他认为伯夷叔齐“求仁而得仁”,所以他们不会后悔自己坚持道义。

    杨伯峻《论语译注》对这章的阐释认为孔子觉得伯夷叔齐他们求仁德,便得到了仁德,没有什么怨悔。言外之意,是不赞成卫国国君的态度。并且在注释中叙述了卫国所发生的历史事件,朱熹《论语集注》这章的注释,对于“怨”,朱熹解释为“悔”。他认为伯夷叔齐各自遵循自己的价值观,他们所追求的合乎天理之正,即乎人心之安,伯夷在继承君位的事上,遵循“父命”,即“孝”;叔齐则遵循“悌”;这就是朱熹所说的伯夷叔齐“各得其志”。《论语·学而》中有子有一段话,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伯夷叔齐的行为,找到了为“仁”的途径,“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卫国国君拒绝接纳自己的父亲回国,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怕失去天下。违反了“孝悌”的伦理原则。

    南怀瑾《论语别裁》注释这章时,把“为”解释为“做”的意思,是孔子做卫国国君的意思。孔子认为伯夷叔齐不会埋怨,因为他们立定了志向,为达到最高道德的标准,宁愿饿死,求仁得仁,没有什么可埋怨的。在这里,南怀瑾先生肯定的是伯夷叔齐所坚守的最高道德标准,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即使是生命,他们也不会动摇。

    钱穆《论语新解》对这章的阐释,认为孔子通过自己的评价,首先肯定肯于让位的伯夷叔齐是古代的贤人;接着说他们求仁得仁,所以无怨。钱穆先生认为“仁”在这里做心安讲,孝悌之心为仁心,孝悌之道为仁道,即是他们无怨的原因。因此从孔子所追求的伦理关系而言,孔子不赞成以子拒父的行为。

    综合各家阐释,这个问题的提出是在孔子居卫期间,对于这件事的评价,主要是针对卫出公拒纳自己的父亲回国的事,而且这件事发生在孔子所重视的丧礼期间。在师生的问答中,虽然双方都没有明说,但是都使用微言大义的方式,发表了自己对时事的看法。这样的事情,在孔子生活的春秋时代,对父子之间、君臣之间为了争夺君位,僭越的方式,孔子是持批判的态度的,他理想的社会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遵循各种伦理关系的社会。在有针对性的阐释中,借用伯夷叔齐能用孝悌之心来对待天下君位的方式,肯定了他们追求道德理想的精神。“孝悌”是通往仁道的途径,也是通往孔子理想社会的途径。无论细节有怎样的出入,各家都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伯夷叔齐在仁心之下,遵循了孝悌之仁道,既然遵循了他们所追求的“仁心”“仁道”,自然就有“无怨”之心。

    坚守道义的义利观

    《论语·季氏篇》:“齐景公有马千驷,死之日,民无德而称焉。伯夷叔齐饿于首阳之下,民到于今称之。其斯之谓与?”《论语》这章的内容,因为涉及到阙文的部分,所以各家辨析的角度各不相同,但是大家的疑问在于“斯”字到底代表了什么样的内容?

    钱穆《论语新解》对于这章的分析,虽然不认为是阙文,但是与朱熹《论语集注》一致的地方是,他认为“成不以富,亦只以异”这句在“其斯之谓与”之前。这句话的意思是“为人称述的,并不在富呀,富亦只是有以不同于人而已”。

    杨伯峻在《论语译注》对这章内容阐释只是认为齐景公虽然富有,但是死了之后,谁都不觉得他有什么好行为值得陈述。而伯夷叔齐饿死在首阳山下,大家到现在还称颂他们。

    南怀瑾《论语别裁》对于这章的阐释虽然也引用了程子的说法,但是他认为这句话也可以不这么断,而且接着前面一章,内容也可以说得通。孔子曰:“见善如不及,见不善如探汤。吾见其人矣,吾闻其语矣。隐居以求其志,行义以达其道。吾闻其语矣,未见其人也。”认为伯夷叔齐薄帝王而不为的行为,正是“隐居以求其志,行义以达其道”的表现。说明在孔子生活的年代,前者所见还是比较多的,但是能够像伯夷叔齐等薄帝王而不为的行为就很少见了,所以人们才能够真正称颂他们,而齐景公虽然富有,却没有什么事情是值得称道的。

    这章内容因为存在阙文的部分,比较有争议。大家称赞伯夷叔齐,虽然他们最后饿死在首阳山,而齐景公以君王之位多富有,却没有被人称道的地方。根据《论语》评价历史人物的方式,就某一点来评述,而不是从整体上来评价一个人物,因此这段话里面的时间节点应该是齐景公去世的时候。正如《论语·里仁》子曰:“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君子去仁,恶乎成名?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齐景公在他去世之后造成齐国的混乱,是孔子与弟子们讨论的原因。在孔子与弟子看来,谦让的态度,遵循“孝弟”“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才是他所追求的目标,而齐景公恰恰没有遵循这些原则。这里肯定的是伯夷叔齐坚守自己的道,即使最后饿死在首阳山,却得到了比富有的齐景公更多的称赞和尊重。这章内容充分体现了孔子的义利观。

    坚持抗争的隐逸态度

    《论语·微子》“逸民:伯夷、叔齐、虞仲、夷逸、朱张、柳下惠、少连。子曰:不降其志,不辱其身,伯夷、叔齐与?谓柳下惠、少连:降志辱身矣,言中伦,行中虑,其斯而已矣!谓虞仲、夷逸:隐居放言,身中清,废中权。我则异于是,无可无不可。”这章内容涉及到逸民的不同状态,孔子认为自己和他们不同,是可以权变的,为了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周游列国,用自己一生的行为证明了自己与逸民的不同,孔子既表达了对于逸民生活的欣赏,同时又坚持了自己担当责任和道义的态度。涉及隐逸文化,是一个非常大的话题,这里只是针对提到的孔子对于逸民的评价来分析伯夷叔齐所体现的孔子的价值观。

    朱熹《论语集注》对这章的阐释引用了多家的注释,孟子曰:“孔子可以仕则仕。可以止则止,可以久则久,可以速则速。”可谓无可无不可。尹氏曰:“七人各守其一节,而孔子则无可无不可,此所以常适其可,而异于逸民之徒也。”扬雄曰:“观乎圣人则见贤人。是以孟子语夷,惠,亦必以孔子断之。”在这段评论中,对孔子和逸民进行对比和评价,孔子被认为是圣人,其他的逸民是贤人。这七个人都是能够坚持自己道义原则的人,都不会改变自己的节操以迎合统治者,在行为方式上各有不同,作为孔子而言,如果能坚持自己的道义,无论何种形式都不会拘泥。

    南怀瑾《论语别裁》对这章的阐释中认为孔子觉得这批逸民中,最值得钦佩的是确定了人格,立志不变。伯夷叔齐做到了栖心道德,视天下如敝履。

    钱穆《论语新解》对于这章的分析,认为这些隐士们有层次高下之别,但他们都是清风远韵,如鸾鵠之高翔,玉雪之不污,视世俗犹腐鼠粪壤耳。但是在具体的行为上又有所不同。

    在对于这章的评论中,大家都看到了这些逸民各自的不同,也看到了孔子与他们的不同。这里列举的古人古事,也是孔子借此来说明自己的思想主张和态度的途径。不管他们有怎样的差异,但是有一点是共通的,即对于当时昏乱时代的清醒的认识,这里不涉及到具体的事件,只是说明他们与当时时代和统治者合作的态度,伯夷叔齐积极去争取表达,最后的结果是不被统治者接受,所以选择了首阳山隐居。正如《论语》中所提及的长沮、桀溺这样的人物。伯夷叔齐在逸民中被孔子认为是最高一等,是因为他们也是去积极地追寻自己理想的政治,只是在君臣不遇合的状态下选择了隐居首阳山,并且用不食周粟的方式表明自己的抗争。这与后面两类隐士只坚持自己的原则,不肯积极追寻和承担责任是不同的,与孔子自己坚持政治理想,屡次受到挫折,但是不放弃的精神是相通的。《论语·子罕》:“子绝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孔子弟子对于老师的评价印证了这点。孔子用一种理解的态度对待隐士,但是也表明了自己态度,虽然理解,但却不会放弃现世的责任。

    结语

    在《论语》的语境中,孔子并没有过度地拔高伯夷叔齐的人文精神,他把他们作为历史人物,对于他们的行为原则,针对当时的时代作了一种评述,表达了自己理想中的人格状态。在孔子眼里,伯夷叔齐面对当时的政治氛围,不肯降低自己的志向和身份去与不符合自己政治理想的朝代进行合作,并且在坚持自己道义原则的时候,能够不念旧恶,甚至付出自己生命的代价。这种行为非常符合孔子的“义利观”,富和贵都是人们所要追求的,但是不依靠正义的手段取得,自己不会去占有的,所以伯夷叔齐在政治理想和态度得不到尊重的情况下,饿死在首阳山,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但是他们赢得了人们的称赞,这就是孔子所积极追求的道义的精神。但是孔子对于时代的责任还有自己的见解,那就是不能放弃对于社会责任的追求。

    总之,这四章的内容,通过对于伯夷叔齐的评价,孔子表达了自己的价值观,就如各家分析出的观点一样,他看到了伯夷叔齐身上坚持政治理想的耿介、清高的人格魅力;看到了他们身上坚持“孝弟”的仁心和仁道;看到了他们坚持道义的义利观;看到了他们虽然选择隐逸,却没有放弃追求政治理想的抗争。这些内容奠定了伯夷叔齐历史传说的文化底蕴,使其承载了丰富的文化价值。

    (作者分别为河北科技师范学院副教授,河北科技师范学院教授;本文系2013年河北省社科基金项目“伯夷叔齐文化意象考辨与研究”和河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基地、河北科技师范学院资助及秦皇岛市社科联课题“伯夷叔齐文化产业价值研究”成果,项目编号分别为:HB13WX013、2014WT033)

    【注释】

    ①②⑥⑩杨伯峻:《论语译注》,北京:中华书局,1980年,第51页,第51页,第49页,第70页,第2页,第178页,第177页,第36页,第197页,第87页。

    ③④⑤⑨朱熹:《四书章句集注》,金良年译,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年,第104页,第242~243页。

    ⑦⑧ 钱穆:《论语新解》,北京:三联书店,2002年,第119~120页,第119~120页,第395~396页。

来源:人民论坛

 




编辑 删除



本站信息仅供参考      转载本站信息请注明原文出处及转载自宗亲会网站 

联系qq:465430164 

    Copyright (C) 2005-2017     29hui      All rights reserved.

 

颜氏家训